河北安防资质网

公路视频云联网项目建设进入井喷期

发表时间:2020-10-20 11:36

  2019年11月交通运输部印发了《全国高速公路视频联网工作实施方案》和《全国高速公路视频云联网技术要求》。根据工作方案部署,2020年1月前,将力争实现国家高速公路7条放射线的视频资源与部级平台联网共享;2020年12月底,完成全国高速公路视频接入工作,建设部级视频云平台并全国联网运行。

  ITS114根据统计到的项目数据做一项中期小结。

  根据ITS114统计,截止到2020年10月15日,全国共有59项高速公路视频云联网系统集成招标或者设备采购项目,33项完成招标工作,已中标市场总盘子接近13亿。在已完成的项目中,上亿项目有5项,分别为:

  贵州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视频云联网工程EPC中标,1.15亿,贵州中南交通科技、贵州交通勘察设计院联合中标;

  上海高速公路视频联网监测整治工程(设计施工一体化采购项目)中标,1.152亿,上海市政工程设计研究总院中标;

  吉林省高速公路视频云联网工程施工,2.386亿,其中千方捷通1.776亿;哈尔滨交研交6099万;

  江西省高速投资集团交通监控云联网工程设计施工总承包中标,3.085亿,江西锦路科技、广西交通设计集团有限公司联合中标;

  黑龙江省高速公路视频监测云联网项目施工,4.239亿,哈尔滨交研交通中标;

  另外还有两项过亿项目,暂未发布中标信息:

  安徽省高速公路全程视频监控管理系统和恶劣气象条件监测预警系统优化完善建设工程,1.92亿;

  甘肃省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工程(交通视频云联网)项目设计施工总承包招标,4.65亿。

安防资质代办查询

  2020年来,共有18个省市发布了相关招标公告,仍有超过三分一的省市没有动静,18个省市中,广东和江苏都只有一个小型项目出现,河北交投仅有一个项目,四川也仅有一个项目;山东等省界收费站取消工作项目大省,2020尚无项目出现,其他尚无项目出现的省市包括内蒙、山西、新疆、湖北、湖南、福建、广西、青海、宁夏以及海南、西藏等。

  已经进行了设计招标的,已知有湖南、湖北、广西,其他省市未知;也就是说不到两个半月的时间,能否完成交通运输部预定目标,还是未知数;尽管视频云联网在一定程度上能为省界收费站取消工作提供帮助,也可以说是省界收费站取消工作的一个延续,但省界收费站取消工作投入巨大,且2020年疫情影响,上半年公路收费免费时间较长,对各公路运营公司的经营影响非常大,所以,公路视频云联网能否按照交通运输部既定工作方案完成阶段性目标仍是未知数。

  截止到2020年10月15日,可以看出,上半年“高速视频云联网”相关项目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从五月份开始有所好转,各个省份逐渐开展了相关工作,但是情况仍不容乐观。但从九月开始,情况有所改观,招标项目数量有21项,为此前8个月的项目数量总和的1.5倍,项目建设进入井喷期。

  公路视频云联网工作与省界收费站取消工作最大的不同在于,视频云联网建设内容主要集中在后端以及平台、软件开发,基本上不会规模更新外场监控设备。投资建设偏“软”,所以核心供应商也以平台集成、软件开发企业为主,包括阿里云、华为、腾讯云、招商华软等等,硬件设备中,较大一块是服务器、网关等。当然,中标企业基本上仍是传统的那些公路机电集成企业,基本上是央企、国企以及各省高速公路投资开发集团所属信息化企业,和去年省界收费站取消工作机电市场分布基本类似。

  “可视、可测、可控、可服务”的高速公路运行监测体系建设是交通运输部开展“高速视频云联网”工作的初衷,同时也是为国民提供更好品质的高速公路出行服务的一个着力点。受疫情影响,相关工作在2020年进展缓慢,但随着我国对疫情的控制,阶段性工作出现好转,尤其是在九月份,大批量招标项目出现,十月、十一月预计仍是该类项目发布的高峰期,尽管没有达到2019年省界收费站取消工作这一政治任务的高度,也没有交通、公路部门以外的协助/压力,也不需要一定要在时间节点前完成,但视频云联网在一定程度上是省界收费站取消工作的延续(与公路收费清分结算有关),有些地方也称之为“第十一战役”,交通运输部门的重视程度仍然很高,所以即便有难度,但我们仍可以持乐观态度,乐见其成。

  总体市场盘子有多大?不好计算,有些省市公路视频云联网的投资甚至接近于省界收费站取消机电投入,但也有些地方投资不到省界收费站取消工作的10%,目前已中标和已发布招标但仍未发布中标的,近20亿,总盘子到50亿估计不会有什么问题,至于硬件占比多少、软件占比多少,是否要升级其公路通信系统,那就要看各地公路信息化基础设施、应用水平而定了。

  但可以很肯定的是,视频云智能分析,是视频云联网的核心,也是几家互联网企业争夺的焦点。


X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